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随笔日记 > 正文

让一切自然而然发生

作者:文宇 时间:2016-11-22 阅读:

用正确的方式,讲述一段波澜不惊的故事。不刻意去回避,就算是失忆,也让一切自然而然发生。

看完《秦腔》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此刻我的笔,轻的像紧捏在手心的一团云,云团挡在了眼睛和笔记本之间,更让我无从书写。

一切都是追忆,在追忆里再现一番深情,不单是为了立一块碑,就像找到了合适的石料,题碑文的人却再也不出现。超越现实的历史,却演绎在蓬头垢面的乡人身上,只好让时间来将一切印证,也将一切抹杀。

小说就是小说,我应该好好回味,而不急于去看作者写的后记。

《秦腔》里有两个无处不在的人,一个是“张引生”,另一个是“夏风”,他俩有一个连结点是“白雪”。张引生和他的名字一样,在小说里像没有身形的鬼影一样,隐着身又无时无刻不在现身。清风街所有的事,不管发不发生在他身上,都是被他“讲”出来的,当然他也讲他犯病发疯,每一次发疯都晕厥后失忆醒来,每一次发疯都是因为白雪,这从小说的一开头引生在白雪在苞谷地留下的脚印子里,嗅白雪的热尿臊气味儿时,就奠定了这一场无人可懂的爱恋基调。带着厚重乡土气息,从历史里走来的秦腔,要在一个灯光明亮的现代舞台上作一场精简的汇演,这的确很难。

后来一想有了秦腔就变得简单了。先用秦腔把框架立住,再把各色人等安插进来,再由引生把“舞台灯光”一打开,这一场秦腔大戏便锣鼓喧天地演开了。难就难在这从一而终的这一股气,这股气不从牛皮鼓里锤出来,不从唢呐腔里吹出来,不从双目圆瞪的唱曲人口中唱出来,但人人又分明感到这股气无处不在。不仅存在于奏乐的乐器里,唱喊的秦腔中,还存在于整个清风街的每一堆麦垛,每一撮玉米秆,每一棵树,贯穿着每一个人的脊骨。( 清风文学网:www.qingfeng77.com )

引生是不是疯子?他要不疯,白雪就会美得平凡;他要不疯,夏风就真的只是个高地位的作家存在;他要不疯,清风街就少了灵气,少了邪气,少了魂。引生要疯,就让他疯一会吧。

什么时候再看一遍《秦腔》,如果看完了也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,就像今晚一样再胡乱写几句话。

首发清风文学:http://www.qingfeng77.com/

网友评论: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清风文学网 www.qingfeng77.com   联系QQ:921655888   站长邮箱:921655888@qq.com

  昆公网安备:32058302001146·皖ICP备16002539号-1

Top